【读史忆人•典故】习仲勋:十擒十放,争取人心
日期:2021-09-13  发布人:王莉燕 



新中国成立后,习仲勋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代主席,西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第一野战军暨西北军区政治委员,长期主持西北党、政、军全面工作。


习仲勋还亲自兼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统战部部长,在统一战线工作中作出了突出贡献。他把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大胆而妥当地解决了复杂的民族宗教问题,团结争取了一批少数民族宗教界上层人士,为巩固新生政权,建立新的社会秩序,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这其中,十擒十放藏族部落头领项谦,最大限度争取人心,努力促进民族团结,就是习仲勋利用党的统一战线做好涉藏工作的一个成功范例。


昂拉部落位于青海省黄河上游西岸,山高林深,地势险要。1949年辖区内有8个庄子,7座藏传佛教寺院,约8000余人,每庄有一个百户,实行政教合一的制度。项谦是昂拉部落第十二代千户,他的一些亲属就是藏传佛教的活佛、管家,集神权、族权、政权于一身,在昂拉部落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解放前,青海军阀马步芳曾多次派兵侵扰昂拉,项谦凭借险要的地形和强悍的武装力量,挫败了马步芳的进攻。1949年9月,解放军解放甘肃河州和青海化隆时,项谦曾派人带着礼品向解放军致敬。青海省贵德县解放后,将昂拉划归贵德六区,人民政府承认项谦部落头人的职位,仍然让他管理昂拉地区,还安排他为省政协委员。


1949年12月,马步芳残匪发动叛乱。在他们的利诱、挑唆下,项谦转向公开与人民政府为敌,组织反革命武装“反共救国军”第二军,参加反动组织“中国国民党西北革命委员会”,并强令群众购买枪支弹药,扩大力量,形成武装割据。


对于项谦叛乱,许多同志都主张军事进剿。时任西北局书记的习仲勋电告青海省委:“决不能打,万万不可擅自兴兵,只有在政治瓦解无效以后,才能考虑军事进剿”,并明确指出要重点做好项谦本人的争取工作。


1950年8月,经反复做工作,项谦来西宁参加了省人民政府副主席马朴的吊唁活动,并向省党政军领导报告了他受匪特蛊惑,迟迟未来致敬的原因,表示今后要坚决向人民政府靠近。省党政军领导既往不咎,还专门召开座谈会对项谦来西宁表示欢迎。但是,项谦回到昂拉后,却又背信食言,变本加厉,越陷越深。


习仲勋并没有因为项谦的反复而放弃政治争取的努力。在他的领导下,从1950年9月到1952年4月,青海派出省级领导干部和藏族部落头人、活佛等各界爱国上层人士50余人,先后与项谦和平谈判达17次之多,仅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藏传佛教大师喜饶嘉措就3次亲赴昂拉;藏传佛教领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2次派代表持他的亲笔信去劝说,并以宗教领袖的身份担保他只要与匪特划清界限,改恶从善,人民政府就会给予宽大处理。但是项谦依旧没有悔悟,甚至聚众袭击解放军。


在政治争取无效,项谦处于十分孤立的情况下,中共中央、西北局批准军事清剿,并指出军事清剿还是为了进一步政治争取项谦。1952年5月,解放军不到2天就打败了昂拉武装。项谦带着少数人马逃离,隐匿在同仁县南乎加该森林中。


平叛战斗结束后,党和政府做了大量安置救济工作,不仅解决昂拉群众生产生活方面的急需,还非常尊重该地藏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并对项谦的妻儿、胞妹给予特别保护,给项谦卧病在床的母亲治好了病,把项谦埋在地下的财物原封不动地交给了他的亲属。


在习仲勋的指示下,党和政府派出曾参加叛乱,后被宽大释放的完德太等11人,持昂拉八庄及项谦家属的信去寻找项谦。在党的政策的感召下,1952年7月,项谦带着11个人回到昂拉,归向党和政府,此后再也没有反抗。


习仲勋非常欣慰,亲自接见、宴请款待了这位回头是岸的“末代千户”,并委任他继续担任昂拉部落头人。自此,当地社会很快稳定下来,建立和巩固了人民政权。项谦对此事也非常感激,后来他特地给习仲勋同志敬献哈达。他说:“习书记救了我一命,也拯救了成千上万的藏族同胞,不然的话,那将要多少人头落地啊!”





1952年9月8日,《人民日报》载文向全国介绍了争取项谦、平息叛乱的情况。毛泽东对此也给予充分肯定,对向他汇报项谦情况的李维汉说:“孔明有个七擒七放,我们还多了,我们来个十擒十放。”毛泽东见到习仲勋时又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来源:统战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