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动力电池进入退役潮亟需多向发力解决回收利用难题
日期:2021-08-27  发布人:王莉燕 

胥江华(盐城政协常委、农工党盐城市委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说,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技术的飞速发展和绿色能源产业的兴起,我国新能源汽车进入发展快车道,截至2021年6月,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603万辆。磷酸铁锂等动力蓄电池技术的应用,给传统汽车行业带来了绿色发展的新路径。但因退役动力电池处置不当引起的事故时有发生,随之而来的动力电池退役处置问题逐渐显现。动力电池的服役年限目前多在5年左右,大规模动力电池已进入退役潮,据预测2025年我国退役动力电池将接近80万吨,如何更好的回收利用,避免造成新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引发广泛关注。2018年,工信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初步建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溯源监管平台,多地也在开展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工作,但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仍存在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溯源回收难以达到动力电池全寿命管理。动力电池回收主体责任由汽车生产企业承担,虽然已建立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综合管理平台,但实际上由于动力电池全寿命周期相对较长,过程复杂,加之部分责任心不强的车企出于利益考虑,缺乏主动性,给不规范回收利用动力电池行为有机可乘。


二是再利用存在标准不统一、成本偏高、利用途径单一等问题。目前我国动力电池再利用主要做法还是以直接拆解、化学提取回收有价值金属为主,梯次利用为辅,退役动力电池拆解回收在技术上相对成熟,但通过直接拆解提取有价值金属的方式受技术、工艺安全性、环保要求、市场金属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成本较高,市场主体的主动性不高。因为电池梯次利用方式的不确定性、安全性等因素困扰着标准制定,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梯次利用的规范性和更广泛应用的发展。目前相对规范成熟的梯次利用方式为配套信号基站储能设备,但退役新能源动力电池以梯次利用方式替代铅酸电池仍需在更广泛的场景应用。


三是配套政策法规约束力不够。2018年工信部牵头印发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标志着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制度初步建立,《暂行办法》明确了汽车生产企业作为动力蓄电池回收的主体责任,梯次利用企业作为梯次利用产品生产者,承担其产生的废旧动力蓄电池的回收责任,对新能源汽车所有人如何处置废旧动力电池也作出了要求。但并未明确相应的法律责任,实际监管缺乏有效的法律手段。相关违法成本低,缺乏对违规处置动力电池行为的约束手段。


为此,建议:


1.全过程治理,强化末端约束。依托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综合管理平台,强化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和汽车生产企业主体责任,确保从源头掌握动力电池基础数据;加强中间环节信息采集,保证及时掌握动力电池流向;将动力电池使用者使用情况纳入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综合管理平台,建议考虑与个人征信系统对接,强化末端约束。


2.以市场化运作为主,提高政策扶持力度。大力扶持第三方企业,培育技术力量强、有一定规模的龙头企业,鼓励探索梯次利用新途径,提高再利用率。从技术研发基金、行业补贴、绿色信贷等多方面出台针对性的激励和支持政策,提高资本介入的主动性,引导扶植动力电池回收利用行业走向规模化、规范化。


3.健全配套法规,强化监管职能。《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是专门针对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制定的规章,出台以来有力推动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规范化管理,但并没有具体明确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职责以及违法者相应的法律责任,建议适时修订《暂行办法》,强化各职能部门监管职责,增加惩戒条款,提高违法者违法成本,打击违法违规回收利用行为,保障新能源汽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