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修订《中国药典》2020年版一部
日期:2021-08-27  发布人:王莉燕 

田友清盐城市农工党党员,江苏医药职业学院中药教研室主任)说,习近平总书记对药品监管工作提出了“四个最严”要求,其中以“最严谨的标准”为首位,也是贯彻落实“四个最严”之基础。《中国药典》作为国家药品标准的核心,是保证药品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基准线”。但是,《中国药典》2020年版一部自实施以来,在使用中仍发现一些事关药品质量有效控制的问题。


一是制剂性状内容不完整。《中国药典》收载的1607种中药制剂虽均列有性状】,但很多制剂的性状内容不完整,其中有“味”无“气”者达722种,有“气”无“味”者达93种,有些甚至无“气”无“味”。


二是全方药味鉴别制剂少。《中国药典》收载的1607种中药制剂有15种未列【鉴别】,有1329种未进行全方药味鉴别(占总数82.7%),且含四味药以下的制剂就有101种未进行全方药味鉴别(含一味2种、二味16种、三味32种、四味51种),部分系列制剂鉴别药味还有差别。


三是制剂检查内容不规范。制剂通则检查不规范,有6种制剂未作制剂通则检查要求;一般指标检查不规范,有的重复列出通则指标和内容,有的应按而未按通则要求列出指标具体值,有的同类剂型检查指标不平行不完整;一般杂质检查不规范,一般杂质检查仅涉64种制剂,占总数不及4.0%,其中重金属、砷盐及有害元素检查仅涉30多种含矿物药制剂,仅占同类制剂的1/8,检查溶剂残留、灰分等杂质的制剂与《中国药典》2015年版相同;特殊杂质检查不规范,仅列出乌头碱、双酯型生物碱、游离胆红素、山银花、猪去氧胆酸等21种特殊杂质检查指标,与《中国药典》含川乌、草乌、附子类饮片制剂63种、含马钱子制剂17种、含罂粟壳制剂11种、含牛黄制剂21种、含金银花制剂100种等相比,尚有很多制剂未进行特殊杂质检查。


四是制剂含量测定欠科学。一是未列【含量测定】的制剂有101种(占总数6.3%),与《中国药典》2015年版相比未有显著减少(7.5%);二是应用化学法UV、TLCS、挥发油、重量法、鞣质等较为粗糙的方法进行含量测定的制剂仍占5.4%;三是未进行全方药味含量测定的制剂有1445个(占总数90%),且含三药味以下的制剂就有143种未进行全方药味测定(一味8种、二味58种、三味77种),部分系列制剂含量测定药味还有差别。


五是浸出物测定制剂偏少。中国药典》仅43种中药制剂进行浸出物测定,仅比《中国药典》2015年版多7种。浸出物测定往往作为含量测定项目的补充,但《中国药典》收载测定浸出物测定的制剂仅5种无【含量测定】,仍有96种无【含量测定】的制剂尚未进行浸出物测定。


六是指纹图谱/特征图谱测定制剂偏少。《中国药典》仅43种制剂进行了指纹图谱/特征图谱测定,其中特征图谱23种,指纹图谱20种,只《中国药典》2015年版增加15种,与近年来蓬勃发展的中药制剂指纹图谱/特征图谱研究相比,《中国药典》测定指纹图谱/特征图谱的制剂偏少。


为保证中药制剂质量的科学控制,提高《中国药典》的规范性、科学性、权威性和进展性,现对修订《中国药典》提出几点建议:


1.检测项目完整,确保整体质量可控。2020年版药典编制工作的重点是建立科学、全面、可检验、能执行的标准体系。既然是《中国药典》收载的制剂,应该是质量标准完善的制剂,要能整体控制制剂的质量,即对性状、鉴别、检查、含量测定等四个项目进行完整检测,以辨别制剂真伪优劣。鉴于现行版《中国药典》未列【鉴别】的制剂仍有15种,未作制剂通则检查要求的制剂有6种,未列【含量测定】的制剂有101种,故编制新版药典时建议,一是每种制剂必须完整包括性状、鉴别、检查、含量测定四个检测项目,杜绝出现连续几版药典均有大量制剂缺少【鉴别】【含量测定】的现象;二是每种制剂都必须有制剂通则检查要求,避免出现某些制剂无剂型归类的情况。


2.检测指标科学,力争检查项目完善。在制剂质量检测中,【检查】对控制制剂的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对【检查】的指标选择要合理、科学、规范。鉴于本版药典的【检查】出现与制剂通则指标重复或不相衔接、同类剂型间的指标检查不平行、应检查而未检查相关制剂的特殊杂质等诸多问题,故对新编药典建议,对【检查】指标要进行科学、规范设置,确保与制剂通则指标有机衔接、同类剂型间指标平行、含相同药味制剂的特殊杂质及相关指标检查统一,不断拓宽一般杂质检查的制剂种类和数量,如含矿物类制剂、含化石类制剂、含贝壳类制剂、制剂中应用有机溶剂或材料较多的制剂、易引入砂石的制剂等,不断增加和完善含川乌、草乌、附子、牛黄类制剂外的其他含毒性饮片、易掺伪饮片制剂的特殊杂质检查,确保制剂质量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从而使【检查】真正发挥“把关”作用。


3.检测内容规范,推进检验标准统一。【性状】内容要做到制剂及其内含物状或形态、色泽、气味的规范完整描述,不能缺“气”少“味”,要应有尽有;【鉴别】尽可能鉴别处方中更多药味乃至全方鉴别,而不要出现“一药多鉴”而全方又未全鉴的情况,如显微鉴别了又进行TLC鉴别、TLC鉴别了又进行HPLC-MS鉴别,尽可能将鉴别简单化和全方化;【含量测定】亦如此,尽可能测定处方中更多药味乃至全方测定,而不要出现“一药多测”而全方又未全测的情况;【指纹图谱】或【特征图谱】能否代替【鉴别】,需要明确和统一,既不要影响制剂的质量控制,又不要将制剂质量检测复杂化;既然做了含量测定,是否需要将该方法重复作为【鉴别】项,如HPLC、GC,需要斟酌;系列制剂的【鉴别】和【含量测定】内容要尽量统一。


4.检测技术改进,提升制剂质控水平。现行版《中国药典》在鉴别和含量测定中仍应用了很多较为传统而显粗糙的技术和方法,如利用升华法、荧光法、UV鉴定的制剂占0.7%,应用化学法UV、TLCS、重量法及挥发油和鞣质测定法进行含量测定的制剂占5.4%。实际上,《中国药典》利用TLC法鉴别的制剂已达96.6%,利用HPLC法含量测定的制剂已达88.0%。新编药典一方面要进一步提高TLC和HPLC对所检测制剂的占比,另一方面要提高技术先进性,以尽量促进全方的简单、快速、准确鉴别和含测。如不断提高对照品、对照提取物、对照药材联合应用于TLC在【鉴别】中的比例,不断提高“一测多评”HPLC在【含量测定】中的应用,不断增加【指纹图谱/特征图谱】检测的制剂数量。至于传统的经典方法,则需要在传承中不断创新,以充分保障和适应中药制剂的质量控制。


供稿:农工党盐城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