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建立社会捐赠救灾物资统一调配机制的对策建议
日期:2021-08-27  发布人:王莉燕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流行,夺去了数百万人的生命,全国有30个省区市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2021年7月,河南省又遭受特大暴雨袭击,数百万人民受灾。情况严峻之时,社会力量持续发力,大量志愿人员、大批救灾物资涌往灾区,完美诠释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华传统美德。然而,新冠疫情、河南水灾等急重灾情的发生,也暴露了社会捐赠救灾物资调配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


一是非紧急物资占用资源导致灾区急需物资运力不足。2020年,武汉市接了大量捐赠物资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胡亚波接受采访时说;很多物资不是现在需要的。一方面急需的物资进不来,另一方面不需要的物资却堆积如山。不仅占用了仓储空间,还浪费了大量运力;二是捐赠物资分配机制繁琐。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武汉市防控指挥部无物资接收权,红十字会无物资分配权,医院急需的物资要先报数据给疫情指挥中心和卫生局,指挥中心再分发物资。领取物资时还需携带介绍信。危急时刻,繁琐的上报、审批流程一定程度阻碍了救助物资的及时发放。三是物资运输存储发放过程缺乏有效监管。疫情初期,作为定点治疗医院的武汉协和医院竟不在武汉红十字会分配物资名单中,也无法从武汉红十字会领取防护服,只拿到3000套口罩,而一家不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却拿到了16000套N95口罩。此外,记者目睹公务车直接进入援助物资储备仓库提取了一箱口罩,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四是过多的信息来源真假难辩,缺乏权威发布全面引导救灾过程据不完全统计,河南灾情发生以来,仅在微博发布相关物资需求信息的大V就有:“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头条新闻”、“封面新闻”“国家智库”“齐鲁晚报”“中部战区”“大河网”等数十家不的账号,普通网友账号则更多,真假难辨。有的官方帐号更新不及时,信息滞后,不能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更有不少社会爱心人士有救灾物资却运送无门,只能通过微信朋友圈、微博评论区等渠道转发求助。五是缺乏一支经验丰富、专业能力强、自身素质高的救灾应急物资管理队伍。在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大量社会捐赠物资源源不断发往武汉,仅有12名在职人员的武汉红十字会突然负责数十亿资金、几十万件体量社会捐赠物资的调配,体制缺失、经验不足、人手匮乏,引发了诸多问题,这也引发了群众继“郭美美”事件后对红十字会系统的再次质疑。河南洪涝灾害期间,接受捐赠物资方也并不一致,如新乡市是应急管理局,牧野区是民政局,鹤壁市浚县则是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为此,建议:


一、建立全国性社会抗灾救助数据库。建议由国家应急管理部牵头建立全国性社会抗灾救助数据库,开发并向社会公布全国性救灾捐赠APP或小程序。各省(区、市)数据库由当地应急管理部门负责。在灾情发生时,由所在地应急管理部门通过APP或小程序发布相关信息,社会各界人士实名注册登陆,上传自愿捐赠物资信息。


二、建立一支平时分散、灾时集中的社会抗灾救助应急队伍。团结社会多方力量,从当地应急管理部门、红十字会、慈善总会、志愿者组织中选拔人员,制定相应规章制度,按照类别分为协调、调度、运输、搜救、仓储、外围支持等多个小组并配备相应装备,平时加强业务能力培训。当遇有灾情时,能迅速响应集结成一支管理有序、纪律严明的抗灾救助队伍。


三、建立社会捐赠救灾物资管理制度。发挥政府职能部门宏观调控能力强的优势,统筹调配社会各界救灾物资。结合社会力量面广量大、灵活多变的优点,做到覆盖全面、精准处置,科学高效化解社会救灾物资调配多、散、乱诸多困境。一是建立物资信息分类管理制度。按照定向与非定向、医用和非医用物品等类别对捐助物资信息进行区分梳理汇总。对超出救灾需求的救援行为和救灾物资及时进行劝止或暂先登记在册,对社会爱心捐赠意愿做到及时反馈二是建立物资仓储调配制度。经志愿者队伍对社会捐赠物资进行核实备案,根据物资品类和地区情况,依靠大数据支持,做好物资储存与调配。同时完善灾后闲置救灾物资处置制度,确保捐赠物资合理利用,不出现积压、损毁、浪费等情况。三是建立物资使用发放制度。根据灾情程度设立分级响应机制。由应急管理部门根据灾区实际需求进行统一调发。经手人员通过救灾捐赠APP或小程序进行定位、打卡、拍照等形式做好物资发放记录,公开物资发放情况,便于社会监督以及管理部门事后溯源核查。


供稿:盐城市工商联